峨眉山有句谚语:嘎嘎嘎嘎嘎嘎 0条评论

2019年11月24日   分类:f02UTQ   5681人浏览

原标题:峨眉山有句谚语:嘎嘎嘎嘎嘎嘎

2019年7月29日至31日,脂血乐岩教育的海风老师参加了中国科学院成都生物研究所组织的“回到峨眉山,回到院士之路”的科研活动,并将他所见所闻所感的记录整理成文本。

7月29日晚,峨眉山印青馆迎来了一群陌生的游客。他们穿着雨衣、雨靴、前灯、手电筒和网袋。他们在印青馆的石板路上找东西。

展开全文

突然,一位学者般的老师在路边的沟里发现了一只青蛙。他敏捷地抓住了它,并给听到声音传来的学生们做了生动的演讲。

这群奇怪的游客是参加中国科学院成都生物研究所姜科老师带领的峨眉山蟾蜍青蛙研究考察的研究教师和学生志愿者。组织这次探险的原因源于一个代代相传的科学精神故事。

1

这个故事可以追溯到2002年夏天。

在成都市科技局和成都日报联合举办的“与院士牵手”活动中,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成都生物研究所研究员、两栖爬行动物科学家赵米尔教授带领24名成都中小学生到峨眉山进行了一项特殊的野外研究活动。赵老先生广博的专业知识和严谨的科学态度不仅给学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无意中在几个决心学习两次爬山的学生心中播下了种子。

几年后,在参加科研活动的学生中,有三名学生直接或间接从事两栖爬行动物研究。其中一个叫姜科的人认识了这两只爬虫。他不仅成为了赵先生最喜欢的学生,而且通过多年在两条爬行动物方面的科研和在野外科研中积累的丰富经验,成为了新一代的两条爬行动物学专家。

十七年后,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中国科学院成都生物研究所发起并组织了“关注峨眉山,关注院士之路”的科研活动。姜科老师继承了旧赵曼的科学交流精神,带领学生志愿者到峨眉山进行科研活动。

姜科老师是我们推特的故事大师。

姜科

他于1987年6月出生于成都,从小就喜欢两栖动物和爬行动物。从2002年7月初中二年级开始,我跟随赵米尔院士和吴观复教授学习两栖爬行动物分类学知识和野外采集技能。大学期间,我在赵米尔院士实验室实习,并参与分类学研究和野外采集。他目前受聘于中国科学院成都生物研究所,从事两栖爬行动物的分类学和形态学研究。

截至2019年8月,已发表66篇学术论文。命名了3个新属26个新种。参与编写1部学术专著(主要负责人之一,正在审查中);参与编辑学术选集《赵米尔选集》(第二卷,编委会副主任,已出版);主持翻译高级科普书籍《青蛙博物馆》(第一位译者,已出版);已经发表了四篇科普文章。

2

7月29日上午10点,成都部分中小学校的学生志愿者冒着大雨来到中国科学院成都生物研究所,参加“重返峨眉山,重返院士路”科研活动开幕式。

在他的开幕词中,生物研究所的领导对学生们提出了很高的期望。他希望这项活动能为学生提供进入科学领域、接触科学研究和参与科学研究的机会,帮助学生树立科学发展观,确定专业发展方向。

然后,活动的科学指导老师姜科先生为学生们做了一个精彩的开场报告。首先,他回顾了2002年参加赵米尔院士领导的科研活动对自己产生的深远影响,并确立了以研究两条爬虫为人生目标的方向。

之后,姜科向同学们介绍了他从事两足动物研究后在实地研究中遇到的困难和遭遇,以及许多有趣的经历和故事。例如,为了在藏区找到有代表性的两足动物物种,他曾从西藏密林县出发,走了五天,睡得很不安稳,一路睡得很不安稳,前往墨脱县执行研究任务。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米饭是用河水烹制的,结果嘴里塞满了沙子。西藏科学考察期间发生雪崩的故事,以及一个人沿着悬崖爬行并从木板路逃跑的故事。在野外,我发现几个啤酒罐被切开,倒了油,放火烧油炸馒头。这些罕见的轶事不仅震惊了学生,也让他们了解了科学家在科学研究过程中许多未知的方面,以及他们在通往真理的道路上所面临的困难和挑战。

听完姜科的介绍后,学生们再次来到两个攀登者科学博物馆(Science Museum of Two Climbers),聆听由生物研究所首席科学讲师、今年中国科学院国家科普大赛一等奖获得者宋孟焕博士介绍的关于两个攀登动物的专业知识。之后,学生们登上公共汽车,去峨眉山,一个青蛙研究的热门地点。

3

学生们到达峨眉山风景区已经是晚上了。姜科老师说峨眉山观察青蛙的最佳季节可能是每年天黑后的五月到九月。放好行李后,学生们穿上雨衣和雨靴,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头灯、网袋和其他工具,全副武装地去了印青馆。

峨眉山没有让学生失望。这确实是观察两栖动物和爬行动物的理想场所。在去印青馆的路上,学生们不断地发现被水蛭吸吮的林蛙峨眉、躯干状背纹的树蛙峨眉、闻起来像臭虫的臭蛙合江、远处能闻到臭气味的绿色大臭蛙、皮肤上有明显摩擦感的刺蛙、八字胡蟾蜍蝌蚪峨眉、角蟾蝌蚪峨眉等,这需要大约三年的时间来完成过敏反应。每次我找到一个,姜科先生都会及时当场向我的同学解释。每次我找到一个,我的同学就像找到宝藏一样开心。在姜科老师的讲解和示范下,学生们与这些两栖爬行动物有了密切的接触。他们敢于触摸和闻它们。这就像打开了通往新世界的大门。

第二天晚上,学生们的旅行是去找峨眉仙琴蛙,听它们独特而神奇的叫声。李叔叔是导游,17年前也是赵米尔院士的导游。在李叔叔的带领下,孩子们去了近零公里的茶山。走了几百米山路后,他们终于听到峨眉仙琴蛙在弹古琴。仔细听后,学生们发现仙女竖琴青蛙的声音分为“嘎嘎嘎”和“咚咚”。姜科告诉孩子们,是雌蛙发出“嘎嘎”的声音,雄蛙发出“咚咚”的声音。“咚咚”声的共鸣越好,雄蛙生活的洞穴越宽敞,就越吸引雌蛙前来拥抱(交配)。热爱本职工作、努力工作的姜科老师来到游泳池,给他的同学抓了一个,并当场解释了。

点击此视频,聆听峨眉仙琴蛙的优美歌声

4

晚上找青蛙,白天学习知识和方法。为了给学生们最丰富的知识和经验,姜科还从成都带来了几十只青蛙和蟾蜍的标本,以及人体力显微镜等工具。当白天不能进行实地观察时,他向旅馆里的学生普及知识。

他教他的同学如何结合参考资料掌握青蛙的鉴别方法。通过标本,让学生了解峨眉八字胡蟾蜍,探索其“胡须”功能。通过观察外观和解剖肩带骨,探讨了青蛙和蟾蜍的区别。用显微镜观察各种青蛙的标本,并观察每种青蛙的详细特征。有什么不同?

1

2

3

4

5

6

并非没有遗憾。30日,学生们去峨眉龙洞河寻找龙洞山溪的大鲵。然而,学生们什么也没找到,而且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找到。姜科推测龙洞山溪巨型蝾螈数量的减少可能与附近人工饲养的虹鳟鱼的逃脱和入侵有关。虹鳟鱼是食肉动物,山溪里的巨型蝾螈在它们面前不容易生存。

最难得的是,姜科老师还带来了1930-1940年间“中国两栖爬行动物研究始祖”刘承赵院士的野外研究笔记,以及详细的科研日记、论文、手画等真迹。看着有70到80年历史的发黄的笔记,学生们直觉地感受到老一辈科研人员的严谨、艰辛和困难。

幸运的是,老先生们的科学传播和科普教育工作被其他人所效仿。十七年前,初中学生姜科接过赵先生的接力棒,继续像赵米尔院士过去对待他那样,把接力棒给那些有科学梦想、对生物学感兴趣的学生。

最后,我用姜科对我说的一句话来结束这篇文章。

我没有什么要还给赵先生的。我只能用他对我的态度和我的实际行动把科学精神传递给我们的下一代。

-姜科

声明:本文的部分内容摘自《成都商报》的教育版:“重走院士之路,体验实地研究,从观察青蛙开始!”

目标

即将到来的活动

野营期

2425年8月

合适的物体

小学和初高中56年级学生

学生独自旅行,他们的父母不陪他们。

新兵人数

一个由12名成员组成的精品店研究小组

(满时,最少人数为8人)

费用包括

研究课程,导师费

所需科研材料和实验设备的成本

交通和住宿费用

峨眉山风景区门票

学生保险费

费用不包括

学生旅游中的个人消费

报名咨询;请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Bingbing先生

海风老师

文本/知识音乐研究教育回归搜狐看更多

负责任的编辑:

转载请注明:微信红包接龙群在哪找 » 峨眉山有句谚语:嘎嘎嘎嘎嘎嘎